迷情校园综合网

一个人在线观看免费的视频 夸早了,我赌她下一部再爆

发布日期:2022-06-30 09:41    点击次数:134

半死不活的内娱一个人在线观看免费的视频,终于出了一部爆款剧。

《梦华录》开播三周,热度仍然居高不下。

即便风向从"猛夸"变成"下头",仍然保持豆瓣评分 8.6 的基本盘。

44 万人打分的背后,是汹涌的怀旧情怀。

因为一个人——

刘亦菲。

从赵灵儿到赵盼儿,从一身白衣的小龙女到披上麻袋的"乡野村妇",我们一如既往地被她的美貌折服。

在荧屏和银幕间兜转了一圈,"神仙姐姐"刘亦菲下凡成功了吗?

杠上「神仙姐姐」

16 年后回归古装剧,算是刘亦菲对"神仙姐姐"标签的一种和解。

成年前出演的王语嫣、赵灵儿、小龙女,个个和她的样貌气质贴合。

让她收获了难以撼动的观众缘,同时也成为她的束缚。

以至于她的整个 20 代,都在用力地摆脱。

" ( 演员 ) 真正的突破应该是能够什么角色都演好。"

于是,刘亦菲尝试了许多和"神仙姐姐"八竿子打不着的角色。

[ 恋爱通告 ] 里是"普女",素颜,戴眼镜,有点书呆子的痴气。

虽然演出来还是仙气更足,起码比她觉得"空洞""违背人性"的"玉女"色彩丰富。

[ 四大名捕 ] 里她挑战了身体残疾的杀手"无情"。

因为角色原型是男性,在当时还引起了不小的争议。

到了 [ 烽火芳菲 ] ,她直接变成农村寡妇。

荆钗布衣在田埂上走,纺起纱来也像那么回事。

不少看过的观众觉得她的表演比以前细腻,超出了预期。

[ 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 ] 中的狐妖,是她难得放开演的角色。

表情做得比以前大,腿咚和扇巴掌说来就来,有点《梦华录》赵盼儿调戏渣男的意思。

可惜她用来转型的电影烂片率太高,有的连剧本都不过关。

刘亦菲对此其实是清楚的,她在采访中坦诚:

"如果一个人有足够的底气信心,哪怕在一部所谓烂片里面都会演好。我不会去挑别人的理。"

这话当然没错,只是演员的表现,跟导演的调教能力也有很大关系。

她从始至终没能遇上伯乐,磨出一部足够证明自己的作品。

无法用实力打破标签,刘亦菲很拧巴。

每到作品宣传期,她都要一遍遍地强调自己不是"神仙姐姐"。

她会放大身上自认为和"神仙姐姐"不兼容的部分:

傻愣愣,粗线条,开过头的玩笑,玩卡丁车和杀人游戏很厉害 ……

逼急了也会说出"我就是屌丝啊","我是女神经病"这种话。

可明明在密友面前一个人在线观看免费的视频,她就是软软糯糯的。

强硬属于对外的"面子"问题,她心里憋着一口气:

"你看我这么柔柔弱弱的,我就要做给你看,我其实比很多男演员还能吃苦。"

没有人否认刘亦菲能吃苦。

"神仙姐姐"时期,她就经常顶着十几斤重的头发,吊着威亚拍武打戏。

拍《神雕侠侣》她甚至敢往瀑布里走,结果被瀑布的压力弹开,冲出好几米开外。

虽然捡回了一条命,但由此落下病根。

年纪轻轻就颈椎病缠身,犯起来翻身都要一个小时。

如果正好跟拍戏撞上,只能吞止疼片。

说起这件事情她倒云淡风轻:

"我觉得很神奇,就当你不想的时候,你真不觉得疼。"

「神仙姐姐」无苦可吃

这种强硬的作风,也受她初入行的经历影响。

14 岁首触荧屏,是因为《金粉世家》的制片人无意中看到了她代言的广告,纯粹的机缘巧合。

刘亦菲说她当时在剧组是懵的,天天想着"念完台词就回家"。

导演经常把她当小孩凶,有场白秀珠冲进卧室的哭戏,她被吓得"哭着抖着"拍完。

紧接着演两个神仙姐姐,她也没有建立起底气和信心。

《天龙八部》是现场同期录音,她刚好在过 15 岁生日那天咳嗽发烧,NG 了差不多二三十条,惹恼了导演。

《神雕侠侣》是她第二次出演金庸的作品,可对她的王语嫣满意的老先生,觉得她的小龙女"怕难看,不敢做表情"。

"新演员有时可能需要被鼓励,但我学会了在逆境中去纠正自己。"

没有得到认可就好好吃苦,是不自信的刘亦菲学到的工作态度。

但一个演员在尚且青涩的阶段就创造巅峰,也就如她所说"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没有苦可吃"。

这点在她转型后表现尤其明显,她不怕吃苦,不缺野心,仍然难有突破。

"神仙姐姐"成了死局,她越是逃离它,观众越是怀念它。

标签这东西很吊诡,它确实片面化,但有时恰恰揭示了一个人身上最不可替代的特质。

刘亦菲外貌优越,气质脱俗,演不食人间烟火的"神仙姐姐"最为适配。

而角色越接近生活,她的表现就越难让人信服。

归根结底,也许是她没怎么吃过大多数普通人生活的苦。

刘亦菲家境优渥,从小到大被妈妈保护得很好。

入行后她的生活环境也简单,不拍戏就在家里和狗狗玩,不怎么出门,更不会想单独出门做些什么。

不同采访者都提到过她的"天真"和"单纯",杨澜说"不希望一个复杂的社会,把这种单纯磨损掉"。

然而对于希望尝试不同角色类型的演员,单纯是不够用的。

刘亦菲曾有过为时三年的停滞期,就是因为"没有勇气拍戏"。

"我把我所有的人生记忆,还有所谓浓缩的感官全部拼在一起,我觉得还是不够。"

她的解决办法是看书,哪怕在片场等戏的时候也会看。

看书当然没错,但只看书,对角色的理解难免表面化理论化,无法真正共情。

这里要不恰当地拿"知识分子"许知远现身说法。

他花了很长时间逃离书面经验,因为觉得书本让他变得迟钝。

某一期《十三邀》他采访五条人乐队的仁科和阿茂,羡慕他们从城中村生长出来的恣意。

"我觉得我这个人生太正确了,我就特别想过野孩子的生活。"

刘亦菲在某种程度上同样如此,有一次她在采访中聊开了,突然冒出一句"我觉得我连童年都没有"。

上小学乖乖听老师话做功课,去美国乖乖学习语言,一回国就做了"童工"进组拍戏。

"我特别遗憾我没打过架,没有做过这种出格的事情。"

没有和生活的粗粝过过招的人,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想象生活。

这当然不是刘亦菲的错,但确实是她作为演员的局限所在。

下凡只能下一半

好在 16 年的时间够长,阅历不会白长。

她经历了事业的起起伏伏,找到了"我要 … "的冲动,也在现实生活中谈了情说了爱。

最直接的表现在眼神里,比起初入行的胆怯和飘忽,多了笃定和自信。

在《梦华录》中演赵盼儿,观众惊喜地发现她有了温度和人味。

"神仙姐姐下凡了。"

拿来夸夸的代表,是赵盼儿意识到自己喜欢男主,但无法确定对方心意,担心自己会错意的桥段。

隐藏的心绪被密友察觉,她一下子绷不住了。

抬起头诉说"我可能有点喜欢他",眼泪开始往下掉。

这句告白里杂糅了渴望、焦虑与不安,给人咂摸的余地。

不过"神仙姐姐"懂了爱,还不能和"下凡"划等号。

赵盼儿出身风尘,而刘亦菲版的赵盼儿是自洁的。

她不太舍得放下身段,试一试把自己碾入泥土而后重建的感觉。

仙女披上麻袋,和凡人还是有明显的结界。

观众不太计较这些,养眼是古偶剧的第一要务,在此之上有点演技更好。

刘亦菲的演技在古偶剧刚好够用,又碰上了摆烂多年的内娱。

颜值不掉线,磨皮不浮夸,演员不作妖,剧情不尴尬 ……

观众的要求基本只有这么多。

"全靠同行衬托"

《梦华录》在豆瓣上的评分一度高达 8.8,就是因为观众太久没有看到正常的古偶剧。

很苦的日子里,也需要一些美好旧时光的安慰,类似于前段时间的"王心凌效应"。

但这样的报复性打分,对刘亦菲来说不是好事。

出众的美貌和敬业的态度,让观众可以原谅她 3000 次,无法带来真正的认可。

事实上,刘亦菲从不避讳谈论自己在演技上的弱势,也对表演创作有自我要求。

观众能够给到演员真正的尊重,就是用演员的标准做出评价。

刘亦菲在无数的采访里,都提到自己最喜欢娜塔莉 · 波特曼主演的 [ 黑天鹅 ] 。

那是个乖女孩压抑到极点,索性摧毁一切的故事。

也许从内心深处,刘亦菲期待一种本能的破坏性力量,但她一直没能获得这种力量,或者说不敢获得。

没关系,愿意原谅她 3000 次的观众也愿意等。

等她真正打破自己的那一天一个人在线观看免费的视频。